佛教代放生群

上海放生鱼一般在什么地方,应仲树委员:上海放生行为应加强规范

一、冬天放生草龟可以吗

1、如今,上海的私人和有关团体组织的放生行为越来越多,这些行为很多处在不受规范和监管的状态之下,有些严重威胁到生态环境安全和社会公共利益。应仲树委员建议应对上海放生行为加强规范,制定上海放生管理条例,严格放生程序,最大限度地减少和防止有害放生和恶意放生行为发生。

2、应仲树委员认为,目前上海一部分人和有关团体的放生行为事前既没有科学论证和放生方案设计,也不向有关部门申请审批,随意性强,而且野蛮有害放生行为时有发生。放生行为不仅在黄浦江、苏州河、淀山湖等市域范围内的主要自然水体时有发生,甚至正在朝面积比较小的湿地、河流和湖波等水域进行。有的甚至在放生活动前后潜入黄浦江等深水区域进行捕捞,形成了围绕放生行为的产业链。还有极个别个人和团体缺乏社会公德,蓄意放生有害外来物种。

3、针对以上问题,应仲树委员建议要制定上海本市的放生管理条例,将全市所有放生行为统一纳入规范化管理的渠道。制定出的地方性法规文件,首先要明确放生行为必须依法合规,所有放生行为都要符合规定,擅自放生必须受到制裁,放生造成社会危害必须赔偿和受到民事甚至刑事处罚。对放生程序也要严格管控,许可性放生行为必须事前提交申请,报告放生主体、客体、数量、地点、时间、物种来源、运输方式、放生工具,在对可能造成的生态危害和社会影响进行全面客观评价的基础上,严格按照审批程序批准的方案进行,必要时要以视频和图片等形式存档备查,有关部门和第三方社会组织参与监督。

4、另外还要加大宣传力度,提高市民科学和法制意识,从源头上减少和治理放生行为乱象。整合执法力量,明确监管范围和监管主体。为了弥补行政执法力量和事后监管处罚的滞后性等不足,还必须强化群众和社会监督,最大限度降低有害放生行为发生的可能性和发生后的危害性。

5、迎请悟端大和尚上堂说法

6、悟端大和尚登法座,宣妙理

7、大菩文化上海讯2018年5月11日,上海地藏古寺水陆法会正式启坛。

8、上午8时,外坛六个坛口启经,数十位大德法师分别于各坛如法诵经、持名、拜忏。上海佛教协会副会长、地藏古寺住持悟端大和尚率领众功德主前往各坛口巡香,每至一处,拈香问忏,祈祷冥阳众生,法喜充满。

9、其中,大坛拜《梁皇宝忏》,诸经坛讽诵《佛说无量寿经》、《观无量寿经》、《金光明经》、《金刚经》,法华坛专诵《大乘妙法莲华经》,净土坛念《佛说阿弥陀经》及弥陀圣号,楞严坛讽诵《楞严经》,华严坛静阅《大方广佛华严经》。法师们虔诚讽诵,护法檀越布施拥戴,跟随法师们一起诵经礼拜,普愿法界四圣六凡同来听经闻法。寺内经声琅琅,佛号阵阵,吉祥无碍。

10、水陆法会虽分七个坛口,实则是一堂整体的佛事,每一坛口都同等重要,缺一不可。斋主们发心至各坛祈福,并与众法师一同将每日所诵经典之功德进行回向,共同成就水陆法会便是最大的功德。

二、昆明何地可以放生王八

1、上海地藏古寺举行水陆祈平安法会之熏坛洒净

2、上海地藏古寺举行“喜迎财神供奉诸天”法会

3、上海学佛放生小组定于6月8号星期天去南翔放生,具体安排如下:
上午8点45分在共和新路1146号,中山北路口的北区汽车站集合,然后一起乘坐北嘉线到古漪园下车.北区汽车站集合点联系人:书伈,手机:13901752735,精进,手机:
如有师兄觉得这样路线不方便,也可以自己直接过去,在10点到达古漪园的南翔汽车站.南翔汽车站联系人:六度,手机:15900918397
到达南翔后,中午在六度家里用斋(做菜拿手的师兄请主动发挥),下午放生.
请互相转告,阿弥陀佛!

4、大菩文化上海讯9月16日,恭迎地藏菩萨圣诞,上海洪福寺为期三天的地藏法会圆满。此次法会由洪福寺住持圣怀法师主法,洪福寺常住法师及十方信众参加。

5、14日,举行洒净仪式,洪福寺两序僧众礼拜《地藏宝忏》,恭诵《地藏菩萨本愿经》。15日,设坛施放“瑜伽焰口”,上供下施、超荐先亡、普济含灵。

6、地藏法会期间,洪福寺僧俗两众恭诵经典,称念佛号,以此功德回向正法久住,法运昌隆,佛日增辉,风调雨顺。

7、宁国寺是上海地区远近闻名、古老寺院之已有八百多年历史。据康熙松江府志记载:宁国寺始建于宋隆兴元年(1163年),由当地乌泾巨富张百五捐款建造,僧昌目主持。南宋乾道二年(1166年)请得寺额。“寺在乌泾之阳华上,两邑(华亭县、上海县)之界,与龙华寺南北相望。殿前有罗汉松四株,枝干森矗,古色苍然,盖三四百年之物也。”寺院揉合了中国佛教建筑精华,殿堂厅廊于一体,庄严神圣,雄伟壮观。远近善男信女前往烧香拜佛,终日烟雾缭绕。香火极盛。

8、元至正十六年(1350年),遭杨完者苗兵焚掠。明洪武十六年(1383年),宁国寺连同其他一寺二庵一院归并给慈报寺,一度改额为观音禅寺,实行统一管理。嘉靖年间(1553年),又遭倭寇焚毁。(天后六年(1626年),当地一代名宦(官任山东布政司右布政使)张所望,捐款重修宁国寺,移原黄道婆祠于寺西,并作记。清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里人张百川出资修缮扩建宁国寺,寺院为七间三进。道光年间(1821-1850年间),又遭火灾。

9、清同治《上海县志》云:“今仅存观音堂”民国九年(1920年),宁国寺由僧人常德主持,民国13年(1924年),募款修缮,寺内除七间二进的观音殿外,东西厢房各有三间,院内有两缸荷花。寺外种植桃树二百五十株,桃园取名“西来园”。路口右首树着一块木牌,上面写着“汉世流传西来园,二十三年常德植”。在桃林中,残留着十余块大基石,即为宋朝时宁国寺所在地。寺门牌号为曹行乡西溪村53号。民国25年(1936年)8月,上海通史馆徐蔚南、胡怀琛,胡道静、郭孝先、李纯康等7人,专程华泾访古,走访宁国古寺。主持常德作了介绍:“宁国寺原来是很大的寺,寺院十分宏伟,鼎盛时期寺有房屋二千零四十八间。而今几经遭灾,逐步衰落,然而香客不减,香火不断。”胡怀琛先生作《宁国寺》一诗:“大殿久已废,空有遗址存;老僧种桃花,真如武陵人”。

10、949年解放前夕,宁国寺被国民党军队以建筑工事为由,强行拆毁。1969年平整土地,改为农田,后为龙华乡北杨村蔬菜种子场。


参考资料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